癸卯初雪所见闻

作者:衡臣 来源: 录入者:hyrd 发布时间:2023年12月17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

二〇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  

雨雪雰霏,一整头的日子,终究还是如同扬起细丝般的柳絮布满了整个世界,天空是一片铅灰,地上是一抹银白,一切都变得缓慢而又静谧。上一年的雪,是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七日,比今年的雪稍稍迟后了几日。雪后的景象,不论是黑夜,还是白日,我总是能够想到“静谧”二字去囊括,好似词穷一般,又或是在我的心境,也只能用着这二字去表达对这期盼已久的喜爱和怜惜,好似对着一个肌肤细嫩如水的曼妙女子那样。至少,冬日的雪景是不会落下任何事物的兴奋之感的,如人那般、如鸡狗那般、如干枯树杈和落地叶子那般,一切都是平等如一。  

这样的时日是不多见的,或许吹了好几个月的寒风,就是等待着这样一天的到来。早日的冬风凌冽,还不时的望着窗外焦急地等待。换了一间办公地,窗外是厚厚的水泥墙,挡住了一切,总是不停地来回踱步,趁着间隙也会偷瞄一眼,似乎也是没有开始。埋着头干着自己的事情,渐渐也将着期盼抛之脑后,不知是谁叫了一声“下雪了!”,我猛地抬起头,拉开窗户,那水泥竟未曾将铺天盖地倾泻而来的挡住。顾不上划脸,伫立在那里许久,闭着双眼任凭在我脸上的肌肤拍打,虽刺挠但也十分有趣。望着那洋洋洒洒,我想到了谢道韫与儿女谈雪的句子,未若柳絮因风起,撒盐空中差可拟。呵!古人的意向多么贴切,多么赋有情感。中国人在骨子里就充满了“诗情画意、风花雪月”,对于雪的情,不仅是古人,还是今人,都是一样的。只是古人“诗情画意、风花雪月”的浪漫意向,今人却无法传承。其实,当我用手机拍下几张图景时,用了“宫墙应闻簌簌,密雪浩若飞花”的句子,也是用着古人的浪漫来比拟今日的初雪情。  

每个人看雪的心境是不同的。我居住的小区是赏雪的最佳地点,晨起推窗望去,昨日皑皑依旧,这是对我的眷顾。顾不上洗漱整齐,靸上拖鞋,直奔楼下。欢乐的只有孩童,小区的笑语也来自他们。成年人的感情表达总是稳定而又含蓄内敛,喜爱却又不能与之共乐。孩童们捡起存落在花坛残叶上的雪,揉成团扔向对面的人,大人们就按照生活的步骤一步一步的往前走,丝毫不被这样的场景所吸引,该买菜的买菜,该上班的上班。小区的四处都有雪后的积累,我没有放过一个任何细节。望着树梢上的,如同层峦叠嶂,在绿色的上面又是一层,真是好看。路灯上端也有厚厚的一层,四周水滴成冰,惊艳不已,那样子如苗族还是彝族的头饰一般。近处,低矮的房屋连同田间阡陌被初雪铺上了一层,增添了许多人间气息。劳作的人依旧在那里劳作,顾不上泥土沾满鞋跟,我径直踏上了那阡陌,远远望去凤凰山显露出来的半边,在雪景的映衬下,巍峨而雄伟,丝毫不差泰山、华山之类。路旁枯枝上的雪,依偎在树干连接处,丝毫不受影响,就好像婴儿倚着母亲大口的吮吸着甘甜的奶汁。横卧在地里的白菜,青翠欲滴。土地在褐色的泥和银白的雪痕错落下,让我看到了地耳那大自然的馈赠。  

雪,是止住了!可对雪的情感却愈发的强烈起来。不犹地回想起儿时,那样的一年四季,那样的玩乐场景,是多么值得回味咀嚼。庆幸自己有这样的回味,或许现在的孩童到了我这个年纪的时候,也会庆幸自己有着同样的回味。毕竟,从古至今,春夏秋冬,循环往替,时节只会更替而不会改变。春,大地萌动。夏,烈日炎炎。秋,落叶满地。冬,白雪皑皑。变的也就是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的孩童,渐渐变成了一个又一个为生活而奔走的成年人。  

余忆童稚时,雪是一团一团的落下,站在院子里,张着嘴巴大口大口的让雪落进,吹过几阵子寒风,总是盼望着能够有雪到来。甚至是出现了幻听,总是能够听到窗外的人说“隔日达的,好大的雪”之类的话语,放眼望去除了对面远山上有那么星星点点的白色,近处却也啥都没有。一日,放完学忽的下起雪来。顾不上吃饭,我拿着铲子就跑到楼顶用铲子铲出一大堆,顾名思义是要照着书里讲的那样堆一个雪人,我的手工是极差的,除了两个圆球堆在一起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。虽是这般,却也能朝着别人吹嘘许久。雪天,姐姐带着我在另外一户人的院子里跟其他稍微大点的玩着“三个字”“抓特务”之类的,记得是戴着一个毛线织成的帽子,电视里放着周星驰主演的电影《唐伯虎点秋香》里面用头甩着的画面,我也将自己的帽子扣在脖子上,学着那样的场景也扭着脖子甩动头,逗得大家笑声不止。后面,因为这样的动作,被家里人认为是不好的,是应该制止的。挨打过后,再也没有过那样的事情发生了。雪,依旧是下着。除了在柴火堆里烤着洋芋吃,就是红薯。那样的甘甜、满足到现在都不曾忘却。  

雪是完全止住了,太阳也露出了光线。雪化成的水滴滴答答很是清楚。从窗外望去,本满是白色覆盖的地方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景象,只有稍微阴暗的地方还是有着些许的留存。楼下,一个手艺人高声呼和着“磨剪子嘞,戗菜刀”,声音渐渐悠远,直至消失。这会,楼下的声音也似乎多了起来。站起身,却发现已是正午时分,熬煮红茶气息也从厨房钻进了卧室,伸个懒腰,还是去做饭吃罢!